【天维网综合报道】疫情对供应链造成的全球影响已经导致新西兰部分重要药物出现短缺,迫使药房定量销售。

目前有24种药物存货不足,其中包括治疗炎症性肠病、疼痛(镇痛药)、心脏血压、激素替代、戒烟的药物,甚至包括儿童用的某些抗生素。

Pharmac营运主管Lisa Williams表示,新冠对制药厂、劳动力、物流和供应链造成了全球性的影响。621134083129768

“我们的合同要求公司在新西兰持有大约三个月的药物供应量,这也给供应商找替代药物增加了负担。”

“一旦供应商的供应量低于标准,或者他们觉得有低于最低存货要求的风险,他们就需要联系我们,给出持续性供应的管理方案。”

她说,大多数情况下都找到了替代方案。

她解释称,Pharmac作为决定资助哪些药物及相关产品的政府机构,为大约1000种药物埋单。

奥塔哥大学教授、药剂协会主席Rhiannon Braund表示,尽管大多数存货不足的药物都有替代方案,但换药并不是那么简单。

处方药很难替换,因为不仅要重新看医生,还要重新调整剂量、管理可能对患者造成的副作用等。

新西兰独立药剂师协会副主席Sarah Mooney称,药房销售的频率、签发多次处方还是一次性给药,这些大都由Pharmac决定。

通常来说,“如果因为短缺而限量开药,那就是受命于Pharmac。”

首次封城以来,药剂师就被告知要限制扑热息痛的用量。

以前,除非医生特别注明,否则药剂师会给出处方上允许的最大剂量的扑热息痛。

Mooney还提到,至于哪些药出现短缺,也是一直在变的。

“如果大家照常买药就会好很多。”

“第一次封城的时候,有些常规药存货不足,Pharmac让我们开始按月放药,但其实存货不足的唯一原因是大家都在囤货。”

最近,药房里血压药Quinapril、针对皮肤问题的普通类固醇药膏Locoid Lipocream、儿童抗生素头孢克洛悬浮液也都存货不多了。

劳动力短缺

Upper Hutt Queen St药房店主Brooke McKay说,工作量大大增加,因为要给人打疫苗,还要做快速抗原检测,他们绝对需要额外的人手。

但是,药剂师休假后返岗是一个耗时、耗钱的事。

她说,大多数药剂师一周7天,每天工作12个小时。她自己甚至提前结束了产假,还有许多人都改了自己的度假计划。

“第一次封城以来,许多药剂师每周工作时长远超40小时,如果是店主的话,甚至达到60个小时。”

要缓解全国药剂师短缺现状,给最近退休的人和替班医生的流程就应该简单一些。

目前,完全合格、经验丰富的退休药剂师需要缴纳1000纽币才能重新注册,如果离岗三年就需要重新做一些培训才能返岗。

药房理事会首席执行官Michael Pead透露,年度执业执照(annual practising certificate,APC)大概在920纽币,需要在每年三月份更新,才能赶上4月1日至来年3月31日这一年的职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